热门关键词:消费金融服务商线上信贷系统风险管控体系移动金融消费金融系统供应商e融所太乙珠宝消费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智金工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金控监管首批试点机构名单出炉,蚂蚁金服、苏宁均在其中!

金控监管首批试点机构名单出炉,蚂蚁金服、苏宁均在其中!

返回列表 来源:智金工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7-16 11:13:29【

近期,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金控集团监管首批试点机构已公布,分别为招商局、蚂蚁金服、苏宁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和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5家机构。此前市场传闻中的中信集团、光大集团不在第一批试点行列。


至于为什么第一批试点机构是这五家,一些规模更大的金控集团如平安集团等不在其中?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试点单位基本上都是非金融行业出身、再扩散到金融领域的机构。


从公布数据来看,蚂蚁金服持有网商银行、众安财险、国泰财险、支付宝、芝麻信用、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蚂蚁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商融(上海)商业保理、重庆市蚂蚁小微小贷、重庆市阿里小微融资担保、天津金交所、蚂蚁(杭州)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天弘基金等机构的股权。


苏宁金融为苏宁的八大产业板块之一,其持有苏宁银行、苏宁消费金融、易付宝、苏宁征信、苏宁商业保理、重庆苏宁小贷、南京苏宁基金销售、苏宁保险销售等公司股权。


招商局集团旗下金融业务实施“4+N”布局,其持有招商银行、永隆银行、招银国际、招商证券、招商局资本、博时基金、招商基金、招商局融资租赁、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仁和寿险等机构股权。


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为上海国资委100%持股。目前投资企业主要包括:浦发银行、上海农商行、国泰君安证券、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上海证券、华安基金;以及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资产管理机构。


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为北京市国资委100%持股。目前持有北京农商行、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信建投证券等机构股权,并间接持有华夏银行股权。同时还是多家实业公司大股东,而这些实业集团旗下多有融资租赁、财务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等。


并且,5家试点公司旗下均有大量金融牌照。金融控股公司不仅持有多个金融牌照,部分非金融企业控制的金融控股公司还从事其它生产经营和商业活动。在现行法律法规未对金融控股公司风险隔离做出强制要求的情况下,金融控股公司普遍未建立起有效风险隔离机制,导致风险极易在金融不同子行业、金融和实业之间交叉传递。


关于如何监管金控公司,5月19日的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混业经营自身存在一个内在矛盾,我把这个矛盾称之为混业悖论,也就是说金融控股集团内部不同的金融业务存在着跨行业、跨市场传递的风险,因此需要建立内部的防火墙以隔离这个风险,进行穿透式监管。但如果将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业务完全隔离,和金融控股集团当初设立的初衷也是相悖的,这就决定了混业经营模式下金融控股集团存在这种内生的风险。”


所以他建议应当坚持总体分业经营为主的基本框架,不鼓励发展混业经营,对已经存在的混业经营要加强监管。关于选择什么样的监管方式,分业经营不一定对应着分业监管,分业经营的模式下不同业态的金融机构之间存在着公平竞争和规则一致性的问题,同样需要整合监管资源,加强监管协调,进行综合监管,从而实现金融业的总体平衡。


同时,关于如何监管金控公司这个问题,在今年“两会”期间,央行多位地方分支机构负责人也进行了发言。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看来,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金融机构股权的多元化,增强了金融机构资本实力,但由于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甚至跨境经营,相应的金融监管又严重缺失,从而逐步暴露出了较大的风险隐患。此外,部分金控公司的盲目发展加大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由于金融控股公司业务领域多元、资产规模庞大、组织架构复杂,实际上已成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因此他建议,我国的金融控股公司立法应确立央行在金融控股公司的伞型监管制度中的主导地位,以解决分业监管体制下金融控股公司整体监管缺失的问题。金融控股公司法应建立相应的审慎监管规则,包括资本充足率、关联交易、治理结构、信息披露等。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分局局长金鹏辉则针对金融控股公司金融风险累积暴露和监管缺失的现实,经他首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局长殷兴山,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金融办副主任解冬附议,共同提交了《关于制定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的建议》的提案。提案中指出,在目前的分业监管体制下,各监管部门在金融控股公司的定义、类型、风险程度、监管主体等问题上存在一定分歧,监管盲点和监管缺失导致金融控股公司风险不断累积。为此,提案中有四点建议:一是加快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立法。二是明确人民银行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督管理职责。三是抓住问题突出的金融控股公司,分类施策。四是以资本金来源和防止不当关联交易为重点,加强对股东的穿透监管。


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在今年“两会”期间的答记者问时表示,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金融控股行为,也酝酿了一定的风险。金融控股必须强调资本真实,金融控股股权和受益所有人结构需要保持透明;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关联交易的管理。


对于如何监管金股公司,国际上也有借鉴的对象。例如,金融发达的美国形成了以美联储为核心的伞型监管模式。


1999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金融服务业现代化法案》,该法案准许金融混业经营,形式是允许成立金融控股公司,同时明确金融控股公司本身为纯粹型控股公司,不开展业务,主要职能为申请牌照、管理子公司运作等。该法案还明确了对金融控股公司的“伞型”监管模式。不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了这一监管模式的弊端,主要体现在监管权力分散,缺乏有效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机制,不同类型和地区的金融机构及产品的监管标准也各不相同,存在套利空间。为此,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从资金规模限制、资本充足率标准、“大而不能倒”问题等方面对“伞型”监管模式进行了修正。